品质、信誉、服务

主要种植销售八月瓜、八月瓜礼盒等

咨询热线17375916920

新闻动态
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新闻动态

八月瓜之谜

发布时间:2017-09-16 浏览量: 来源: 潇湘晨报 作者: 秦羽墨
  八月瓜八月熟不了,它跟拐枣、野柿子一样,非降了霜才好吃,至少也要到九十月份,不知为啥叫这么个名字。当地人都叫它狗卵子,因为不论形状还是大小都跟狗卵子差不多,颜色上又接近于土豆,只是皮更粗糙一些,也更厚一些,前些天读沈从文的小说,发现湘西人也这么喊。
  八月瓜平时不起眼,它们的藤在山中也是极平庸的一类,湮没于芸芸众生,很少有人注意到它们的存在。一到成熟季节就不一样了,晚上一降霜,第二天它们准会咧开嘴巴笑,跟捡到宝一样,一笑便露出一排雪白如玉的牙齿。那些牙齿流淌着糖的质地与蜜的芬芳,可不是坚硬的东西,而是山中无比美味的珍品。那种白柔软而有温度,不像雪那样透明,似乎更接近于牛奶,一见胃里便生出熨帖之感。没吃过的人是无法想象的,样子那么丑的一样东西居然会结出味道如此好的果实来。有时一看到八月瓜,我就联想到《巴黎圣母院》里的那个敲钟人,长相丑陋并不妨碍拥有一颗伟大而美丽的心灵,人不可貌相,植物同样如此呢。
  八月瓜和南五味子一样,喜阴,善于攀爬,它们不是趴在石头上,就是跟柴火、矮树缠在一起。低矮的灌木林和石头山是八月瓜最喜欢生长的地方,在我们村,石门山可谓二者兼得,有着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,因而每年那个时节,村里的放牛娃就会满山满岭的找八月瓜。一天下来,所得到最多的是野柿子。八月瓜并不容易获取,常常的,发现它们时,要么硬邦邦的还没裂开,要么熟过了头,长霉坏掉了,要吃上最好的八月瓜,还得看缘分呢。我知道有个地方每年都结很多八月瓜,从未间断过。那是在路边盖石板的背后,也许正因为靠近路边他们才会如此忽略,而让我得以独享其成吧。我曾想将这个秘密告诉最好的玩伴,仔细一想,最后还是忍住了,我宁愿摘了果子送给他吃,也不要多一个人知道这个秘密。虽说很信得过他,可很多事情真不好说,有一次我和他俩偷了村里的李子,他晚上睡觉时不小心当梦话给说出去了,害得我挨了父亲一顿打。怪他又怪不得,梦里的事,谁管得住呢,我不想重蹈覆辙。
  总担心那棵八月瓜会被人发现,它长得太茂盛了,藤已经逐渐朝路边蔓延过来,每回它的藤快长出来时,我都会将它拨到里面去,实在无法阻止,就干脆将长出来的部分揪掉,到了临近成熟的季节,我会小心地将旁边的枝叶拢过去把瓜遮住,以免被人发现。
  有一天,我突然发现在我掩饰过的地方出现了更多的掩盖物,开始我还弄不明白,直到几天以后才瞧出端倪,这地方总算被人发现了!不过那人和我一样,似乎也不想让这个秘密被更多的人知道,只是隔一段时间就去看看。我们都知道对方的存在,却谁也没碰见谁,有时瓜落在我手里,有时则落在他手里,我们就像电影里收保护费的人,谁运气好,收到了就归谁,这个过程中,两人始终保持某种默契。往后几年,我们一直如此,各自互有得失,奇怪的是,直到离开村子那天,都没弄清他到底是谁。我曾怀疑过几个最有可能的人,最终没能得到任何证据,显然,那家伙也是个藏得住事的人。
  去年十一回家,特意抽空去看了那棵八月瓜,它的藤蔓早就翻过盖石板长到路边,而且,还沿路长了很远,藤上挂满了像手雷一样的八月瓜。没想到的是,很多瓜都熟了,裂了很大的口子,却没人去摘,里面的果仁不是长了霉,就是被鸟雀啄得稀烂。它们一点不像我印象中咧着嘴大笑的样子,分明是在哭呢。真搞不懂现在的孩子每天都在做些啥,居然连八月瓜都不采了,这在以前可是不敢想象的。他们大概都不认识这种东西了吧,也是,现在市场上多的是体面的水果,他们恐怕早就看不上这种乡野之物了。让这么好的东西无端浪费掉,看着真让人心里难受。
  一直不知道,当年跟我争夺八月瓜的那个人是谁,我想,他一定是和我同辈的孩子,和我一样一年也难得回去一次,我们都离开了,八月瓜才会冷落至此,熟成这样也无人理睬。
分享到: